新民科学咖啡馆:人类不必活在对病毒的恐惧中

  虽然我们无法预测下一个危险的新发或再发传染病是什么、何时何地爆发,虽然世界上不可能有一个什么都能预防的万能疫苗,但是科学家、医生和公众可以做好各种准备。前天在言几又今日阅读书店成功举办的第203期新民科学咖啡馆现场,两位主讲嘉宾反复强调,人类与病毒之间是长期共存的关系,人类没有必要活在对病毒的恐惧中。

  奥运会行程 无需因寨卡中断

  本期新民科学咖啡馆,从上海译文出版社新近出版的非虚构作品《血疫:埃博拉的故事》谈起。据书中所述,埃博拉病毒的发现其实早在1976年。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员钟劲介绍说,历史上已记载过二十多次埃博拉疫情爆发,不过感染人数都是以十和百为计量单位,直到2013年2015年的西非疫情感染人数近3万、夺走了万余条生命,才让整个世界闻风丧胆。

  和埃博拉一样被发现多年后才让人类真正领教其厉害的病毒,还有不少。比如,最近在南美肆虐、甚至给里约热内卢奥运会蒙上阴影的寨卡病毒,其实早在1947年就已被发现,只不过到最近,科学研究才发现它很可能就是小头症的罪魁祸首。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感染科主任、第二军医大学援非抗埃医疗队队长李成忠指出,除了孕期和备孕期女性,其他人大可不必因为寨卡疫情而更改奥运会行程,做好足够的蚊虫防护即可。2015年初,李成忠曾在利比里亚执行抗埃任务,整整两个月。据他介绍,我国共向西非埃博拉疫区派出6批次约600名医疗工作者,因防护得当,无一人感染病毒。非洲的蚊子特别多,我们不仅要与埃博拉病毒保持安全距离,也要非常当心蚊子可能传播的疟疾等疾病,主要措施就是勤喷洒防蚊药水和服用抗疟药物。

  科研工作者 如何预防病毒

  《血疫》中有个情节令人印象深刻: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所科研人员南希杰克斯在四级生物安全实验室操作埃博拉病毒时突然发现外手套破裂,吓得整个人瘫倒在通风口,所幸内手套无损,最终没有酿成大祸。钟劲告诉记者,生物安全实验室是病毒研究场所,它们都有全副武装的防控设计,哪怕是和高危病毒打交道的四级生物安全实验室,也从未有过一例病原微生物泄露危及公共卫生安全的报道。四级生物安全实验室,一直处于内部气压小于外部的负压状态中,隔离服的气压里高外低,生物安全柜的空气流动方向由外到内,以确保不会有污染外泄。

  普通人无法想象在这般环境中工作的感觉。李成忠回忆在利比里亚的隔离医院里,穿戴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鞋帽和口罩,在三十几摄氏度不能开空调的病房,单次停留时间不能超过2个小时,因为脱水和缺氧,实在太难受了,每次出来后,贴身衣物拧出的汗水能有1-2公斤。

(责任编辑:新宝棋牌网站)

本文地址:http://www.tercerpolo.com/meirongpingce/2020/0916/1208.html

上一篇:科普大篷车进驻蕲县初级中学 振兴农村校园文化

下一篇:盐城大丰科技局坚持创新驱动新宝棋牌网站服务地方发展

相关阅读

留下评论

(必填)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