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医药产业“一喜一忧”如何改变

  打开最新一期的全国药品注册受理统计年表,会发现一喜一忧两组数据。喜的是,上海新药研发数量雄踞榜首,尤其是张江地区优势明显,食药监总局每批准3个一类新药研发,就有1个来自张江;忧的是,上海新药生产批件连续数年为零,在医药工业全国排名中下降至十名以外,与全国医药产值第一大省的差距达到近6倍。

  墙内开花墙外香,是上海医药产业成果转化率低的真实写照。如何让科学家既能在上海安心搞研发,又能享受产业化成果,走通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

  出走的无奈

  上海医药产业有过辉煌的昨天,上世纪90年代以前,上海医药一直是全国排头兵。

  然而,进入新世纪,上海医药工业排名逐年降低,目前已滑落至第14位。全国工业百强医药企业中上海仅有5家,而临近省份中江苏有12家,山东有14家,浙江有12家,远超申城。

  上海医药产业为何会急速下坠?技术成果流失严重,成果转化难,是最大病因。统计显示,近年来仅张江园区生物医药科研项目开发数就达到5117个,完成数达2824个。但上海2013年新药生产批文为零,仅有5个仿制药获得生产批文,仅占全国总数1.6%,在经济发达地区几乎垫底,反映出上海生物医药行业只开花不结果的尴尬处境。

  事实上,医药成果转化难是一个普遍问题。通常科学家或创业者在完成一项新药技术的开发后,将会面临如何生产、如何销售的困境。在我国要实现新药生产,就必须从研发机构转型为生产型企业,必须要有土地和符合医药生产标准的GMP工厂。大多数科学家面对成果转化的后续问题往往束手无策,资金、资源、经验、角色等客观问题成为无形的障碍,压抑着创新迸发。

  在上海、在张江,这一问题更为突出。上海的土地成本高昂且资源稀缺,这意味着在上海建设医药生产基地,成本高得惊人。据测算,每个GMP工厂的建设成本一般需要数亿元资金,而200亩工业用地通常只能建成几家药厂,土地利用率较低。浦东新区科委主任唐石青认为,各自建厂的传统产业化模式注定不适用于上海,张江乃至上海必须走一条属于自己的医药产业发展之路,这样才能大幅提升成果转化效率。

  留下的希望

  一边是土地成本的硬约束,一边是成果转化的急迫性,对上海新药研发人员来说,出走还是留下,是一个现实问题。

  好消息是,由民营资本和上海国资联合投资成立的上海天慈国际药业有限公司,正在张江地区尝试一种A+W的医药生产新模式,这让留下,成为更多可能。

  总投资达到24亿元人民币的天慈国际生物医药成果转化基地,总占地211亩,总建筑面积约27万平方米,规划建设20栋厂房,80条GMP生产线。尽管基地尚在建设期间,但它提出的理念已备受关注。所谓A+W,A是指天慈国际将使用基地中8栋厂房和20条生产线,为自有的42个高端仿制药和4个一类新药进行产业化生产;W则代表WePharma,也就是大家一起来造药。天慈将拿出基地剩余的12栋厂房,60条生产线,邀请新药研发的科研人员和创业者入驻,让他们在家门口完成成果转化的最后一公里。

(责任编辑:新宝棋牌网站)

本文地址:http://www.tercerpolo.com/nuantongkongdiao/2020/0915/1131.html

上一篇:全国创新宝棋牌网站新创业大赛黑龙江大庆区域赛开赛

下一篇:烟台南山学院科学技术协会成立

相关阅读

留下评论

(必填)

(必填)